• <blockquote id="qmq2o"></blockquote>
  • <td id="qmq2o"></td>
  •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 法治網首頁>>
    法治網專題>>
    如何破解法學教育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發布時間:2022-08-31 07:17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前沿聚焦

    □ 杜煥芳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黨委書記、教授)

    很高興應邀參加第十二屆海峽兩岸法學院校長論壇。我們討論法學教育的改革發展問題,交流法學教育的銜接融合模式,我想大致有兩個原因或者背景。

    一方面,看重的還是法學教育存在其特定的社會功能,發揮著其重要的社會作用。法學院的社會功能和作用有多種途徑可以實現:比如通過法學教育培養治國理政的各級黨政領導,培養進入社會各行業各領域的畢業生;又如通過提交咨詢報告、專家意見等方式發揮專業教授在各自領域的學術影響;再如法學教育在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中的基礎性保障作用,法學院的學科建設、社會服務影響社會政策的制定等。

    另一方面,當前的法學教育還無法滿足新時代法治人才培養的需要,進一步改革與發展法學教育的呼聲強烈。那么當前改革與發展法學教育考慮的大背景是什么?可以概括為兩大因素:一是國內因素,最重要的是市場經濟的發展,統一大市場的逐漸形成,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政策驅動,以及法治建設的一體推進,法治逐漸成為信仰甚至成為某種生活方式,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是成為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內容。二是國際因素,最重要的是百年變局與世紀疫情交織,單邊主義抬頭,貿易保護主義盛行,數字化信息化,無論是資源配置、貿易往來、信息攝取、權利保護,還是氣候變化、環境污染、貧富差距、公共衛生,國家也好個人也好都無法置身事外。

    這些都與法治有關,當然也與法學教育息息相關。我結合會議主題,主要從怎么看和怎么辦兩個方面,談談目前法學教育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以及如何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引、以高質量發展為中心,破解這種不平衡不充分,從而推進新時代法學教育發展。

    法學教育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

    在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的偉大征程中,沒有任何一個時期比現在更關注法學教育、更需要法學教育。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同樣,法學教育發展也面臨著諸多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無法滿足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對法治人才的需求。

    第一,法學教育規模與質量的不平衡不充分。新中國的法學教育是在較短時間里發展起來的,在過去的40多年,法學教育基本上是每10年一大步,目前我國已成為世界上發展速度最快發展規模最大的法學教育大國,設有法學本科專業院系的達到630余所。與此相比,辦學中的很多資源比如師資隊伍、文獻資料、硬件設施、實習機會等,還不能跟上法學教育的發展步伐。雖然我國從1981年至今已有60余個法學一級學科博士點,但真正要物色選聘到合適的法學師資也不容易,特別是法律史、環境法、國際公法等學科。同時,法學院的生源質量特別是碩士和博士生的生源質量有所下降,法科生的職業素養和法律思維能力需要大力強化,這方面與不少法學院校領導和用人單位交流時都有同感。

    第二,法學教育本地化與國際性的不平衡不充分。根據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2015年我國開始放開法律服務市場,但目前仍然缺乏系統的比較法、國別法、區域法、國際法方面的教育,多數院校的學生也很難獲得國際一流的法律訓練和實習機會。法學教育缺乏國際視野的問題不同程度存在,導致的問題就是法律專業不能滿足法治建設對于法治人才日益增長的需要,我國在國際組織、國際機構從事法律工作的畢業生也為數甚少。

    第三,法學專業教育與法律職業訓練的不平衡不充分。由于法學教育與法律職業的分離,以及缺乏法學專業教育與法律職業考試體系之間的銜接,許多法科生畢業后無法進入法律職業領域,或者進入后不能充分勝任相應的法律職業和法律崗位。法學教育與法律職業的分離,一方面弱化了法學教育的職業訓練功能,另一方面法科生不能滿足法律職業的要求,即使走上了法律職業工作崗位,發現實踐中的法律與書本上的不一樣,仍需要重新換思維,減損了法律職業對法學教育的信任。

    第四,法科生畢業就業與創業出口的不平衡不充分。改革開放40多年以來法學教育的發展并未解決這個瓶頸問題,比如畢業生就業的地區不平衡,尤其是東西部之間的巨大差異。一方面,不少本碩法科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另一方面,中西部地區法官、檢察官短缺,從事基層治理的鄉鎮司法所人員空心化,從事公共法律服務的律師也同樣短缺。8月15日司法部公布數據,截至2021年年底全國共有執業律師57.48萬人,超過3萬人的?。ㄊ校┚陀?個,集中程度可見一斑。再如,大量法學博士生畢業后直接進入法學院校任教越來越難,但同時不同法學院校的師資儲備明顯不平衡,中西部的師資短缺或流失現象也較為嚴重。

    推進新時代法學教育高質量發展

    法治人才培養上不去,法治領域不能人才輩出,全面依法治國就不可能做好。那么,針對以上法學教育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怎么辦?如何破解?歸結到一點,辦好法學教育要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以高質量發展為中心,推進法學教育全過程、全鏈條、全要素優化升級。

    一是要堅持立德樹人、德法兼修,加強對法科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不僅要提高學生的法學知識水平,而且要培養學生的思想道德素養。首先要把人做好,然后才可能成為合格的法治人才。要以“三全育人”為理念實施法學教育工程,實現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育人體系和育人格局。做到分類培養,對法學本科生側重素質教育,對法學碩士生側重專業教育,對法學博士生側重學術教育。做好班主任和輔導員的配備與分工,激勵廣大法學專業學生要打牢法學知識功底,加強道德養成,涵養職業倫理,培養法治精神,努力用一生來追求自己的理想。

    二是合理布局法學院校和招生規模的同時,牢牢抓住法學教育質量提升這個牛鼻子,以課程體系為抓手推進法學教育迭代升級。法學本科自1998年開始建立14門核心課程體系,2007年新增兩門變為16門核心課程體系,目前調整為“1+10+N(X)”課程體系國家標準,法律碩士也有培養方案和課程體系的國家指導標準,法學碩士和法學博士學位點則是各自的培養方案和課程體系。教材和課程是法學教育的基礎和關鍵,要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思想落實到各法學學科的教材編寫和教學工作中。堅持法學教育中知識傳授的基礎性,提升法治認知的重要性,同時結合辦學實際靈活設置,開設社會亟須的新興學科,加大法學學科同技術和社會科學等其他學科的交叉融合,不斷完善法學學科體系,擴充法學知識容量,建立滿足法治中國建設需要的中國自主法學知識體系。

    三是鞏固法學教育本土化的同時,提升法學教育國際性。辦好法學教育,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法學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為指導,培養造就熟悉和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法治人才及后備力量,講好中國法治故事,推動習近平法治思想的國際傳播。同時,要深化與世界高水平大學、相關國際組織的國際合作交流,加大涉外法學教育力度。以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國際交往、海外利益保護需求為出發點,面向經貿、金融、科技、網絡、生態、知識產權、海洋、極地、太空等領域,探索服務不同區域國家、不同專業領域的涉外法治人才分類培養機制,重點做好涉外立法執法司法、國際仲裁和法律服務人才培養工作,更好地服務對外工作大局。

    四是強化法律專業教育的同時,強化法律職業教育,強化法學實踐教學。要打破高校和社會之間的體制壁壘,將實際工作部門的優質實踐教學資源引進高校,加強校企、校地、校所合作,發揮政府、法院、檢察院、律師事務所、企業等在法治人才培養中的積極作用。因此,法學院校要結合實際不斷加強診所教育、模擬法庭、模擬仲裁、模擬調解等,強化實習實踐訓練,同時引入實務部門力量參與法治人才培養,實現法治人才培養中知識教學同步實踐教學。

    五是推動法科生就業創業平臺機制建設,打通高水平就業之路,以就業驅動人才培養質量的全面提升。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建設法治中國的偉大征程中,需要一大批又紅又專的法治人才隊伍。法科生就業的充分性,尤其是職業崗位的匹配度,既是個市場問題,也是一個政策問題。要充分運用好國內和國際兩種資源,加強法律職業生涯規劃與就業指導,引導法科生轉變就業觀念,鼓勵法科生到基層就業創業,同時加大國際組織法律人才培養推送力度。要健全完善法科生就業工作機制,加強就業指導隊伍專業化建設,開展求職培訓提升就業能力,大力拓展畢業生就業市場,做好就業數據統計和規范管理,推進就業創業信息平臺建設,促進法科生更充分更高質量就業。

    (文章系作者在2022年8月19日第十二屆海峽兩岸法學院校長論壇上的主題發言)

    責任編輯:霍悅
    丰满风流护士长
  • <blockquote id="qmq2o"></blockquote>
  • <td id="qmq2o"></td>
  •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