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qmq2o"></blockquote>
  • <td id="qmq2o"></td>
  •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 法治網首頁>>
    行賄與受賄并重懲處的立法完善
    發布時間:2022-07-06 16:58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劉仁文

    “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明確要求。這一要求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要加大對行賄犯罪的打擊力度。一段時間以來,賄賂犯罪治理不力的重要原因就是在查處賄賂犯罪時“重受賄,輕行賄”。受這一觀念的影響,我國刑法立法最初采取的也是“打擊行賄服務于查處受賄”的策略。近年來,立法機關通過刑法修正案的方式,補充了一些與受賄犯罪相對應的行賄犯罪罪名,并在刑罰上提高了對行賄犯罪的打擊力度。盡管如此,從行賄與受賄并重懲處的角度來看,現行立法仍存在一些不足。

    一體推進行賄犯罪與受賄犯罪的立法完善

    一是要將賄賂犯罪中的“財物”修改為“不正當好處”。我國刑法在規定賄賂犯罪中的“賄賂”時,采用的是“財物”的表述,后來司法解釋將“財物”的范圍擴大到了“財產性利益”,但仍包含不了“非財產性利益”。筆者認為,應將我國賄賂犯罪中的“財物”改為“不正當好處”,涵蓋“財產性利益”和“非財產性利益”。這不僅是與《聯合國反腐敗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相銜接的必要,更是考慮到以“非財產性利益”為內容的賄賂行為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例如,給予招工指標、幫助遷移戶口、安排子女等特定關系人就業或者幫其提職晉級、性賄賂等,其危害不亞于財物。我國刑法將“賄賂”的內容限定為“財物”,致使司法實務中要么對此類行為無法打擊,要么只能采取一些牽強的做法,如有的法院對商人送“小姐”上門的行賄以介紹賣淫罪定罪判刑。

    二是要對行賄罪的“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和受賄罪的“為他人謀取利益”進行修改?!豆s》對行賄罪的規定是“直接或間接向公職人員許諾給予、提議給予或者實際給予該公職人員本人或者其他人員或實體不正當好處,以使該公職人員在執行公務時作為或者不作為”,對受賄罪的規定是“公職人員為其本人或者其他人員或實體直接或間接索取或者收受不正當好處,以作為其在執行公務時作為或者不作為的條件”。應當說,用“以作為公職人員在執行公務時作為或者不作為的條件”來界定“好處”更為科學,既防止了那些受賄又不給人辦事的腐敗分子逃避法律制裁,又可以將正常的人情交往排除在犯罪之外。因此,理想的修法方案是直接用《公約》對行賄罪和受賄罪的定義來取代我國現行刑法的規定。如果一定要保留行賄罪“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和受賄罪“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構成要件,則要增加針對受賄方的“非法收受禮金罪”:對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主管范圍內的下屬或者管理、服務對象的現金、有價證券或者支付憑證,數額較大的,即使行為人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也要以犯罪論處。與此同時,設立對應的針對行賄方的“非法給予禮金罪”。

    妥善處理行賄犯罪與受賄犯罪的犯罪對合和刑罰相稱

    一是健全并科學對待賄賂犯罪的對合性。刑法修正案(八)增設了對外國公職人員、國際公共組織官員行賄罪,但對與之相對應的受賄行為卻未予規定。從對合犯的角度來看,筆者主張增設外國公職人員、國際公共組織官員受賄罪。雖然增設該罪會出現管轄權、豁免權、調查取證等實際操作問題,但仍然不能小看其宣示意義。事實上,美國就曾經起訴過國際足聯高官的受賄犯罪,其依據的法律是《美國聯邦法典》中的體育競賽賄賂罪。隨著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對于那些因受賄損害我國國家、社會或公民利益以及損害人類命運共同體利益的外國公職人員和國際公共組織官員,我們應當有這個罪名來應對。

    另一個立法完善建議是,取消單位行賄罪與單位受賄罪,將其分別納入行賄罪與受賄罪中進行處罰。根據現行刑法規定,當單位行賄的對象為國家工作人員時,單位的行賄行為觸犯的是單位行賄罪。但是,當單位行賄的對象為非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外國公職人員、國際公共組織官員時,單位的行賄行為觸犯的則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和對外國公職人員、國際公共組織官員行賄罪。這種立法不僅未能實現專門規制單位實施的行賄受賄犯罪的目的,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為賄賂犯罪逃脫嚴懲留下了缺口。因為,自然人受賄罪、行賄罪的法定最高刑分別為死刑、無期徒刑,而單位受賄罪、單位行賄罪中法定最高刑僅為五年有期徒刑。如此懸殊的法定刑配置所產生的影響,就是大量的行受賄行為以單位的名義實施,不僅堂而皇之地獲得為單位謀利的“美名”,而且還可以逃脫刑法的嚴厲懲罰。

    二是調整并辯證看待賄賂犯罪刑罰的相稱性。刑罰配置是立法者對具體犯罪反對態度的直觀體現,賄賂犯罪法定刑的相稱性,要求從立法上確保行賄受賄的自由刑、財產刑、資格刑的設置整體相稱,并在相關立法解釋、司法解釋和實際執法中盡量統一兩者的追訴標準和量刑幅度。因此,應對相關罪名的法定刑進行調整,防止罪名相對應而法定刑卻輕重懸殊。例如,單位受賄與對單位行賄是罪行相對應的犯罪,但是前者的法定最高刑為五年有期徒刑,后者卻為三年有期徒刑,應當予以調整。同時,還應當注意對相近犯罪之間的法定刑進行協調。例如,受賄罪可以判處死刑、無期徒刑、有期徒刑,并且刑法修正案(九)還增加了終身監禁措施。但是,單位受賄罪法定最高刑僅為五年有期徒刑。還如,行賄罪的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而單位行賄罪的法定最高刑僅為三年有期徒刑。這些犯罪的罪行相似,根據罪刑相適應原則,法定刑也應當相似。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文章節選自《中國刑事法雜志》2022年第3期)


    責任編輯:趙穎
    丰满风流护士长
  • <blockquote id="qmq2o"></blockquote>
  • <td id="qmq2o"></td>
  •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
    <bdo id="qmq2o"><center id="qmq2o"></center></bdo>